✞☀️塔塔

逃避可耻但有用系列(苏男)(上)

终于找到这位大大的文了 好啦 可以睡觉啦

Baroque麦兜兜:

一定一定要看的前言:


http://baroquemaidoudou.lofter.com/post/1e0d1a28_db68bab


看了国剧盛典,给导演组加鸡腿!


苏男党还能再战一万年啊啊啊(那你为什么还没有动笔修改你的子言慕雨!!)


以下正文。现代背景,全体AU预警。


看着苹果上同一号码的三十八个未接来电,苏三省不禁揉了揉眉心。


又回头看看片场,应该还没到他的戏。


于是转身,走到过道的一个角落里,点亮屏幕,按下回拨键。


“嘟……嘟……”


冬天的风毫不费力的无视了棚内薄薄的油毡布,呼呼吹了进来,刮得他脸上生疼。


冷死了。他穿的还是五分的西装裤,冬天拍夏天的戏,怎么能不冷。


点了根烟,又裹紧了一点身上的大衣。


电话怎么还不通?


恍惚想起,噢,今日好像是冬至。


那难怪。这个时候,家里的灶上应该在炖着鸡汤,暖黄的灯光下,姐姐正在一手面粉的忙着包饺子吧。听不到实属正常。


刚想掐掉电话,那边却拿了起来:“喂?”


“怎么那么久才听电话啊?”异口同声的质问。


 


一线三栖明星苏三省回到片场的时候,脸蛋是鼓起来的。


“像个包子。”助理勇于犯上直言不讳。“您应该补个妆。”


见了助理,他更气不打一处来,想发作又不好发作,只得抓起保温杯猛喝了一大口凉水。


姐姐刚刚向他嘱咐,她给他新找的助理,明天就会来报到。


苏三省心里咯登一下。刚想开口,那边又来了一句:“这是我强硬的决定。”


强硬的决定……


“三省啊,你年纪也不小啦,身边全是男助理怎么行呢,有个女生分担会好很多的啦……”姐姐还在那头念念叨叨,晓之以情动之以理,苏三省却一个字都再听不进去。


苍天啊!


 


苏三省,芳龄二十八。性别男。职业三栖明星,能唱能跳能演戏,可萌可冷会宠粉。人气状况,目前尚好。家庭状况,目前尚好,有一位从小无微不至饮食起居样样照料齐全的姐姐。


至于感情状况……?


对不起,超出访问权限,无可奉告。


“叫什么名字?”漂亮的手漫不经心翻着资料,哗啦啦的,一听就知道是不耐烦的找茬。


然而对面坐着的人似乎语气也好不到哪里去:“李小男。”


这是个女生名字?苏三省心里默默吐槽。


气氛僵持了一会,直到苏三省翻到最后一页。看到自己姐姐货真价实的鬼画符一般的签名,他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:


“她安排你来做什么?”


“苏姐说,和别的助理一样。”


怎么可能一样。小姐您这小身板是能搬砖还是运石去了?


虽然当他的助理不等于是农民工,但是赶通告什么的也很辛苦,男生比较能熬。相比之下,女生,还是他姐姐钦点的女生……他怎么可能下手使唤啊!


偏偏姐姐又不理解自己,还以为自己可能是……


苏三省思来想去,就差一口心头老血没呕出来了。对面高梳马尾清爽干练的姑娘还在等着他的指示。


他站起来,挥挥手,“你先回酒店等着吧。现在没什么可干的。”


 


姑娘毫无疑问的被苏三省冷落了。值得欣慰的是,他还没有收到姐姐的夺命连环call。说明姑娘很懂眼色,并没有向他姐姐打小报告。


还有他每晚回到酒店,桌上总会放着一碗热腾腾的夜宵。有时是粥,有时是汤,还有糖水。不过来来去去,基本上都是流食。姑娘似乎很明白苏三省胃不好这一点,他平时其实吃不太下剧组的饭,因为饭经常是冷的。


这两点使得苏三省对他这位新助理开始改观。哦,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。


为了逃避结婚……或者听姐姐的话,假意让她留在身边当保姆也不错?


想到这里,苏三省忍不住叹口气,躺在床上,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。


这不是误了人家姑娘的大好年华么。


怪他一直没有办法和姐姐说……


其实他有恐婚症。


期盼自己弟弟能尽快有个好归宿,是世界上每一个好姐姐都会有的,再普通不过的愿望。


他又怎么忍心说出口呢。


另一边厢。“小男你来啦。快坐。”


“苏姐。”李小男甜甜地笑,也不见外,自己拉开椅子坐了下来。


“最近三省怎么样啊?”苏翠兰进了厨房倒茶,一边倒一边问她。


“嗯,应该还好。他说片场不用我帮忙,让我回酒店等着。我之前听您说过他胃不好,想着片场伙食可能也不是很好,便在酒店想办法煮点东西,或者买好夜宵等他回来吃。”


“噢,这样啊……”本来是想问问两人进度的苏翠兰,听了这话心里犹如被泼了一盆凉水,自家弟弟油盐不进,真是让人郁卒。不过也在意料之中。她把水端给小男以后,自己也拉开她对面的椅子,坐了下来,随口一问:“那你一般煮点什么?”


“都是流食,粥啊,糖水啊,还有汤,比较好消化。粥一般是偏稠的,苏先生好像不太喜欢喝稀一点的;汤是安排的最少的,我怕苏先生喝多了,晚上得多去,咳……”


说着说着,小男脸突然有点红,像是不好意思,打住了。


不愧是自己给弟弟看中的姑娘,心思果然细腻……苏翠兰又高兴又发愁,正想着怎么再帮自家弟弟助攻一把,对面突然说话了,像是也斟酌为难了很久:


“不过苏姐,我实话实说,我觉得苏先生……似乎不太喜欢我呀。”


“他有和您说过,有什么地方对我不满意吗?”


打小报告什么的,实非君子所为,然而李小男想想自己丰厚的月薪,还有自己落难时苏姐相救的恩情,咬咬牙,作为助理,用户体验还是非常重要的。


苏翠兰一愣:“没有哎。我最近没和他通过电话。”


“噢……”


看来姑娘是上心了。苏翠兰没多想,只牙痒:等拍完这部戏,看我怎么收拾你,苏三省!


两天后,苏三省就杀青了。中午和导演在片场附近小餐馆吃了顿饭,苏三省就回了酒店。


坐在床上,他皱眉想了一分钟,还是按下电话:
“阿强,把李小……男,给我叫过来。”


“是。”


十秒后房门被轻轻敲响:“苏先生。”


“进来吧。”


依然是高梳马尾神清气爽的姑娘,只不过相较初见时,苏三省原本有的一点点耐心,也已经被消磨殆尽。


“你和我姐姐说过了?”


“苏姐问起苏先生最近的情况,我就如实说了。”


很好。苏三省差点被气得笑出声:“所以你现在是想怎样?”


这把原本神清气爽的姑娘问得愣住了。


阿强刚接了苏三省经纪人唐山海的电话,唐山海在电话中说到今晚通告中的妆化,和流程变动的问题。事态紧急,阿强挂了电话,刚想去敲苏三省房门,门就突然自动开了。


前些天才到任的新助理,眼眶红红的,从房间里慢慢走了出来。


她明显也看到了一脸错愕的自己,飞快的用袖子擦了把脸,勉强笑着和自己打声招呼,就快步走开了。


自家老板虽说性情是冷了点,还没到骂小姑娘的地步吧?


阿强心里嘀咕,不过看这情形,估计老板今天心情也并不会好到哪里去了,因而简单汇报完刚刚唐山海交代过的一些事项,便想快点溜之大吉。


苏三省听完,沉默了一会儿,却叹了口气:“阿强,我想先回下我姐姐家。”


“可是时间会很紧……”


“不去我心里更不舒服。去帮我准备下吧。”


“是。”


一辆白色轿车停到了一栋居民楼楼下。


“苏先生,您有大概二十分钟的时间。”阿强看了看腕表。


“嗯,好。辛苦你了,等一下吧。”苏三省戴上口罩,套上迷彩风衣,出了去。


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看到自家弟弟,苏翠兰又惊又喜。


苏三省不发一言,只一下子坐在了沙发上。


趁着姐姐倒水的空档,苏三省又想起刚刚在酒店房间里的场景,不由得扶额,闭了闭眼。


“怎么的了?脸皱成一团?”感觉到旁边的沙发一陷,没想到姐姐这么快就从厨房出来了。


本想再多扯几句再进正题,然而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语失,干脆便开门见山:“姐,李小男她以前是干嘛的?”


“干嘛问起这个来了?”


“你就告诉我。”


“小男以前也是当助理的啊。你俩怎么了?”


“谁的助理?”


“她噢……”苏翠兰神色微带犹疑,“陈深的助理啊。”下一句又扯开话题,“怎么了?小男出什么漏子了吗?还是你又发脾气了?”


“陈深……不会是……”苏三省仿若未闻,只盯着此刻电视上那张帅气的脸庞。桃花眼底,微微一笑,风流倜傥,又忒煞情多。


“嗯,就是他。”苏翠兰也看向电视。


“当得好好的,怎么不一直做下去?”


苏翠兰心里突的一跳,随手抓了一把桌上的瓜子来嗑,笑了笑:“这你就不知道了,姐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她挖过来的。小男做事周全有条理,应变能力又强,助理这一行是有名的。阿强他们跟着你,固然是好,只是许多场合,不及女孩子说话圆融好周旋。太听你的话了,又有点刻板。怎么样?小男还是不错的吧?我今早打电话说你两句,不过是为了别白费姐的一番苦心,值得你这样大老远的跑来……”


“姐,你就实话实说吧。”苏三省看向自己姐姐的眼睛,“她是不是被陈深那边赶出来的?”


其实真正说起来,并不算赶,「自请下堂」,倒是真的。


李小男自年少时代起就跟在陈深身边,陪着他历经高潮低谷。陈深本身又是个比较懂女孩子心意的人,看到助理辛苦,免不了不时体贴温存,一来二去,小姑娘就懵懵懂懂喜欢上了自家老板,更卖力的为他做事。小男姐姐、陈深的经纪人沈秋霞看出点端倪来,碰巧陈深也快坐不住了,另一个助理扁头刚告诉他,已经有八卦杂志收到风,虽然没有实锤,也打算用几张似是而非的照片,为这件事做点文章。为了自家妹妹名誉着想,沈秋霞不得不把她找来,进门小姑娘还一脸甜笑,手掌一摊,问姐姐要不要吃陈深送自己的巧克力。沈秋霞见状,微微叹了口气,带她到客厅茶几前面:


“你自己看吧。”


桌上放着的是她上个月好不容易从狗仔手里拦下来的,陈深和当红的另一位女星徐碧城的亲密照。


小姑娘看完小脸煞白,手心的巧克力捏得变了形状,良久才说了一句:


“嗯,我知道了,会好好帮他处理的。”


沈秋霞正在厨房给她舀汤,因而也看不到妹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,只看到小姑娘低了头,又慢慢走了出去。


自然是「会好好帮他处理的」。


李小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要到了照片原始文件,相机卡放在信封里,和辞呈一起递了上去。


但这件事不知为何,最后还是被走漏了出去,沈秋霞差点没大发雷霆,然而于满城风雨也无济于事。干助理这一行,对老板有情,而且是爱情,是大忌,很多时候难免感情用事,影响抉择判断,对艺人的发展也并不是什么好事。因而无论小男之前干得有多出色,助理一行,算是已经被封杀了。


失恋加上失业,李小男不由得深深惶恐起来。朋友劝她,山不转水转,多机灵出挑一人儿,换个方向就行。可是隔行如隔山,她又是从年少起就当的助理,只会当艺人助理。一时间,倒是犹豫不决了起来。


沈秋霞自然是不忍心的,但也无可奈何,只想着妹妹年纪也到了,便试探性给她安排了几场相亲,看一看别的青年才俊,转移一下注意力也好。她素来听姐姐的话,虽然不大情愿,可是也乖巧地去了。碰巧苏姐也在为自己弟弟张罗女朋友,两个人便遇上了。


苏翠兰细细问了一遍,小男说起自己以前是当艺人助理的时候,她突然灵光一闪:这不是和弟弟正好对上了?!因而对小男也是越看越中意,时不时请她出来吃饭,顺便旁敲侧击下她的态度。小男不好说是,也不好意思说不是,但听到苏姐想让她当自己弟弟的助理,她还是不忍心,便把之前发生的事和盘托出了,只略去陈深徐碧城那一段。苏翠兰不介意的反应,倒在她预想之外。


但有机会,她还是不想蹭姐姐家里的,整天窝着做米虫也不是办法,能回自己熟悉的领域当然很值得高兴。思来想去,她还是答应了。


难怪今天说她是不是打小报告的时候,她一下没绷住哭成那样……


苏三省莫名想起自己没什么名气之前,对能拍的每一部戏都抱着极大的热忱,然而总免不了碰上有时副导演或者场务等工作人员心情不好,拿他们这些无关痛痒的人撒气,又或者是故意为难他们……


大概人同此心吧。


若是如此,仔细想想,小姑娘委实也不能说有错,只是单纯想做好一份工作。底下人说他性子偏冷,多半就是因为他难得感情用事一回,然而这次还就真的栽自家姐姐和这小姑娘手里了。
又有几个人知道,事实上,他最看不得女孩子哭……哎。


姐姐还在那儿唠叨,他看看手表,二十分钟快到了,便站起来说了一句:“姐,我知道啦。时间到了,我得走了。”


“那……小男她怎么办呀?”


“没事,我不过是看她新到,以为她以前没当过助理,想着先让她熟悉下环境。她下部片开始就跟我去片场、赶通告啦。”苏三省拍拍自家姐姐的肩,又抚慰地笑了笑:“姐你放宽心好了。”


“嗯嗯,”苏翠兰心中依然半信半疑,不过见弟弟这样说了,自己也不好再说什么,“那就好。”


“那你下一部戏什么时候呀?叫什么名字?”临送弟弟出门前,苏翠兰随口问了一句。


“半个月后,《梨花落尽月又西》。”他顿了顿,“嗯,陈深和徐碧城演男女主。”

评论

热度(30)

  1. ✞☀️塔塔Baroque麦兜兜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终于找到这位大大的文了 好啦 可以睡觉啦了